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鹤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电视师傅程老汉,老家福州闽侯,生于武夷山附近的历史重镇建瓯,中国传媒大学1977级学生。

网易考拉推荐
 
 

阿勒颇5岁血脸男童所折射出的叙利亚 | 程鹤麟  

2016-08-28 11:43: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勒颇是叙利亚第一大城市,比首都大马士革还大,号称人口190万,跟福建莆田市人口数相若。

阿勒颇是叙利亚的商业重镇,在军事及政治上都有极高价值。在叙利亚这5年内战中,一直是交战双方的攻守重点。

不知经过5年战火,190万人死的死逃的逃,如今还剩几何?这个曾经美丽的城市,如今遍地废墟。

 

8月17日晚间,阿勒颇遭到空袭,又是死伤无计。当地救援人员从瓦砾堆中救出一个据说今年5岁的男童,他满脸血痕,遍体灰烬,被安放在救护车的椅子上,眼神空洞,无目的地左右望望车厢,又抬起左手推了推遮住左眼的头发,揉了揉沾满血迹的左眼,抹了抹满是鲜血的左脸,然后茫然呆坐,不哭不闹,一言不发。

若他果真5岁,那就刚好吻合了这个城市遭逢浩劫的5年,也就意味着他生于战火并在战火中挣扎成长,他的童年就是战火与硝烟、创伤与死亡、血泪与呻吟,他每年每月每天,见惯空袭、轰炸、枪战、炮战,……

以他出生5年以来的所见所闻所感所知所经所历,他一定以为,这,就是人间常态。

这段现在正在网上疯传的视频显示,救援人员还从瓦砾中抱出另外一男一女两个幼儿,年龄跟这位满脸血痕的男孩差不多。他们大约也都以为,人间就是这个样子,他们从来不知道、从来没见过阿勒颇以外的、叙利亚以外的、世界大多数人生活其间的这个和平、安宁、幸福的世界,这些天我们的关注点是傅园慧、女排、王宝强……

 

叙利亚内乱始于5年前——2011年,就是这位5岁的血脸男童出生的那一年。

2011年初,以北非国家突尼斯本阿里政权被推翻为肇始,所谓的“阿拉伯之春”犹如病毒感染般在中东一些国家接连发生,稳坐江山数十年之久的政治强人突然变得脆弱,一个接一个轰然倒下。

首先是,2011年1月14日晚上,突尼斯局势急转直下,统治国家23年的前总统本阿里流亡沙特阿拉伯。

18天后,埃及开始骚乱,导致在位30年的穆巴拉克总统于2月11日宣布下台,权力移交军方。

4天之后,2月15日,利比亚第二大城市班加西发生反政府骚乱,要求统治利比亚42年的领导人卡扎菲下台。经过8个月的骚乱、暴乱、战乱,利比亚反对派在西方国家支持下,成功推翻卡扎菲政权;卡扎菲本人于当年10月20日被反对派捕获并杀死。

也门的反政府骚乱于2011年1月开始,经过一年折腾,到了2012年2月27日,也门政治协议正式生效,执政34年的总统萨利赫退位。

 

程老汉不看电视剧,包括美剧。但程老汉上网读各种文章,碰巧今天看到网上有人讲,美剧《权力的游戏》里,绰号蜘蛛的瓦利斯有一句台词这样说:“权力存于人心。信则有,不信则无。就跟投影于墙的把戏一样:再矮小的人,也能投射出巨大的影子。”(Varys: "Power resides where men believe it resides. It's a trick, a shadow on the wall. And a very small man can cast a very large shadow.")

看看上述4位中东政治强人的下场,会觉得这句台词说得很对——统治国家数十年,人们突然发现说一不二的统治者投射在墙上的伟岸身影不过是来自一具具政治僵尸。

 

但是他们看巴沙尔时会发现,投射在墙上的巴沙尔的伟岸身影,来自一个真有那么伟岸的身躯。

作为西方搞乱中东的战略进程的一部分,叙利亚也是在2011年1月迎来了“阿拉伯之春”。

眼看着突尼斯、埃及、利比亚和也门等国的剧变,你会觉得叙利亚巴沙尔政权的垮台也是指日可待。

美国奥巴马政府就是这么想的,该政府从一开始就规定了解决叙利亚危机的唯一出路:巴沙尔必须下台。

但是,美国踢到了铁板。

 

现在回头去看,巴沙尔能够抵挡住来势汹汹的“阿拉伯之春”,巍然屹立至今,国际国内原因很多,但他个人本身有两个重要内因具有决定性作用。

第一,巴沙尔很年轻。他生于1965年9月11日(哇,生于9.11,不知道冥冥之中这个生日象征了什么),2011年46岁,正是年富力强耳聪目明的时候。而上述4位被推翻的4国领导人,都是老迈之人,其中最年轻的卡扎菲生于1942年6月,2011年也已迈向古稀。

年轻的领导人,其身边的青年人多而老年人少,形成的意见循环多半是敏锐和富有新意的;而年迈的领导人,其身边的老年人多而青年人少,形成的意见循环多半会是昏聩和因陈守旧。

第二,巴沙尔执政时间不算很长。他2000年出任叙利亚总统,2011年初“阿拉伯之春”的烈焰烧到叙利亚时,他担任叙利亚总统才刚刚10年多。

执政时间短的领导人,利益格局是变动的发展的,可以随时调整甚至牺牲某些利益来应对不同局势;而执政时间长的领导人,利益格局则是僵化的固定的,各个利益集团固守自己的那一个“土围子”,谁都不肯牺牲利益,也不肯守望相助,最后就是大家一起玩完。

 

叙利亚的示威抗议从2011年1月26日开始,政府不停抓捕为首分子、驱赶跟从的群众。也有消息说政府还杀害示威者,但至今并没有可靠的数字证明这一点。

2011年7月,政府在一些地区采取了军事行动来回应示威,军事行动包括了使用坦克和狙击手。叙利亚当局表示,采取军事行动的原因是国内的“武装帮派”制造了多起流血事件,政府军打击的只是“武装分子”而不是普通示威者。

但是受其他国家反政府行动节节胜利的鼓舞,叙利亚反政府的示威抗议不但没有停下来,反而愈演愈烈。到了2012年,叙利亚反对派力量壮大许多,他们并且获得了足够的资金和武装。

程老汉始终认为,那些幕后国家将叙利亚反对派武装起来进行抗争,是一件适得其反的事,是“阿拉伯之春”烈火烧不垮巴沙尔政权的又一个重要原因。

因为,这使“阿拉伯之春”在叙利亚演变为内战,不再是抗议示威;而巴沙尔政府的军事行动也由此具备了杠杠的合法性:一个政府,天经地义有权以军事行动对付武装的反对派。

 

2012年2月10日,阿勒颇省军事冲突爆发。经过几场较大规模的冲突,反政府武装控制了很大一部分阿勒颇省的乡村地区。7月19日,反政府武装开始进攻阿勒颇市区,“阿勒颇战役”开始了。

极端分子和外籍武装分子加入了反政府军。媒体报道称这些圣战者来自不同的穆斯林国家,其中很多人是来自邻国伊拉克的叛乱分子,军事经验丰富。还有一些外籍武装分子是利比亚人、车臣人,甚至还有法国人。

伊拉克逊尼派武装组织“伊斯兰国”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趁乱进入叙利亚发展,攻占了叙利亚和伊拉克大片领土,甚至曾经威胁到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

 

“阿勒颇战役”一直持续到今天,从那时起到今天,阿勒颇每天都在打仗,每天都在死人。

今年6月25日开始,叙利亚政府军在俄罗斯的大举空袭配合下,发起“阿勒颇攻势”,不断压缩反对派的伸展空间,并试图切断反对派通往阿勒颇的最后补给线。

得到沙特、土耳其资助、美国直接提供武器和人员训练,叙利亚的反对派武装与政府军可谓旗鼓相当,近两个月来双方各有输赢,战事陷入胶着。

政府军把反对派武装包围在阿勒颇东部,而阿勒颇西侧的反政府武装就来解围,撕开政府军的包围圈,恢复了补给线。

8月11日,叙利亚政府军在拉穆萨区一带发起反攻,初时稍有进展,但很快就被反对派击退。

8月16日,俄罗斯国防部公开表示,俄国军机将从伊朗的哈玛丹军事基地起飞,针对阿勒颇、伊得利卜及代尔祖尔等地发动攻击,要摧毁IS及叙利亚征战阵线的军火库及指挥中心。

17日晚间,阿勒颇就遭到空袭,然后就是5岁男童被营救出来,满脸是血,表情呆滞......

 

现在,人们已经知道,阿勒颇那位血脸男童名叫Omran Daqneesh,报道说,经过治疗后Omran Daqneesh已经出院,但没人知道他父母的下落。

也许,他早已是孤儿?他可能并不知道世界上还有父亲母亲这两个物种,不知道什么是父爱什么是母爱。

 

在美国,一心要逼巴沙尔下台的总统奥巴马4个月之后就要下台了,而巴沙尔不但丝毫没有要下台的迹象,反而越战越勇越战越强,而叙利亚战事一时半会儿还到不了决战时刻,交战的双方都在努力争取扩大自己的赢面压缩对方的赢面,加大谈判的筹码,战局将继续僵持下去,叙利亚人民的苦难还没到头,阿勒颇5岁男童Omran Daqneesh将会继续在战火中挣扎着生存还是有一天会死于轰炸,人们无法预测。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