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鹤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电视师傅程老汉,老家福州闽侯,生于武夷山附近的历史重镇建瓯,中国传媒大学1977级学生。

网易考拉推荐
 
 

事实证明,中国不参与南海仲裁是正确的  

2016-07-14 14:20: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设在荷兰海牙的“常设仲裁法院”(PCA)的一个临时仲裁庭12日宣布了对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裁决,全面否定了中国长期坚持的南海九段线对南海海域和岛礁所拥有的历史权利,并几乎全盘认同了菲律宾方面提出的一切诉求,就连太平岛都被裁决为“礁”。

这哪里是仲裁?这根本就是对中国的“群殴”。

台海两岸都气坏了,异口同声表示仲裁结果没有约束力,不接受仲裁结果。这是自蔡英文520日上台以来,两岸第一次站在同一边。

 

关于中国是否应该参与这次南海仲裁案,一直以来存在争议。程老汉赞成不参与,不要随菲律宾的节拍起舞。

 

台湾没有参与仲裁的资格,但还是想方设法“参与”了一下。今年3月,台湾的“中华民国国际法学会”向仲裁法庭提交“法庭之友意见书”,集结地质、土壤、植被、法政等各界专家学者,提供相当丰富的历史数据及科学报告,证明太平岛已存在超过4千年,岛上并有水井,提供丰沛的天然可饮用水源,土壤是天然形成,目前岛上栽种农作物自给自足,可供应上百名居民及派驻人员食用,如此这般,等等等等。

学会理事长李念祖在今年4月的一次访谈中表示,菲律宾在仲裁案中指“太平岛上没有永久居民,也不能维持经济生活”,是错误及没有事实依据的指称。他们的调查研究所提出的相关证据,证明太平岛符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定义下的岛屿,而不是一个礁岩。

没想到,这个临时仲裁庭为了彻底羞辱中国,不惜推台湾下水,一竿子打翻两岸人,裁决称南沙群岛所有海上地物均为礁岩,包括太平岛。

临时仲裁庭将太平岛裁为礁,罗列的理由之一是,岛上只有三口井,井水是咸的苦的不能喝。

但是,“中华民国国际法学会”3月份向临时仲裁庭提交的报告中,是最新的情况,显示太平岛淡水井远不止三口,其中5号井的水就是非常好的淡水。马英九说,“水是太平岛强项,太平岛淡水质量非常好,每天可生产3公吨”。

但是,临时仲裁庭对此置若罔闻,选择性采纳了菲律宾单方面提供的不符合事实的报告。

临时仲裁庭又说,太平岛未能种植稻米,所以“无法维持人类生活”。

714日,台湾前领导人马英九公开批评临时仲裁庭5位仲裁者“完全不了解太平岛实际情况就作出判决,结果非常令人不服气。”他说,太平岛可种植20种以上蔬果,碍于天气太热无法种植稻米,但这并不能说明“太平岛无法维持人类生活。”马英九说,新加坡、香港为世界金融重镇,也没有种稻米,这是比较经济学的概念,选择从事最有利的经济活动。

台湾的曲线“参与”仲裁的结果说明了,参与不参与,得出的结果是一样的;仲裁庭只是美国精心设的局,没有任何公正可言。他们要中国参与,只是要“请君入瓮”。

 

多个中国背景的学者也跟外国人一样认为,中国应该参与仲裁,其中一个理由是,参与仲裁能够获得好的国际形象。

北大毕业的海龟学者、现在香港大学任教的凌兵说:中国不参与仲裁“严重损害中国的国际形象和国际声誉”。

中国政法大学毕业、现在新加坡大学任教的王江雨说:“你不参与,一开始就在国际社会造成一种你对国际法完全置之不理的国际形象,而这种国际形象是非常要不得的”。

持这种说法的学者,不知道政治博弈中手段可以多样化。参与是手段,不参与也是手段。

就好比联合国大会,出席是一种态度,不出席也是一种态度,出席了半途中退席又是一种态度,出席了在会场睡觉也还是一种态度。

 

讲到国际形象,中国政府从来就不是西方国家的好学生,怎么做都不能符合西方国家的标准,凡遇争端未上场便已被西方国家及其附庸千夫所指,形象不形象都只是西方国家的成见。

就以这次仲裁案来讲,中国参与的话会有好形象吗?凌兵、王江雨诸公想没想到这样一种可能——中国律师的辩护会不会被西方解读为强词夺理无理取闹?

 

最后来讲讲这个“常设仲裁法院”是个什么鬼。

常设仲裁法院英语: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 (PCA),法语:Cour permanente d'arbitrage),是位于荷兰海牙的国际司法机构,租用海牙的和平宫作为办公场所,跟同处和平宫的“国际法院”不是同一个机构,不可相混淆。

常设仲裁法院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常设法院,它只有一份由成员国提出的仲裁员名单。如果成员国将其争端诉诸仲裁,便可在名单中选定仲裁员,再由选定的仲裁员推选首席仲裁员组成仲裁庭。在国际常设法院和国际法院建立后,常设仲裁法院长期缺乏案源,其作用和影响力日益减小。

常设仲裁法院1899年建立,它是政府间国际组织,并不是联合国下属机构。成立117年来,仲裁过16起仲裁请求,执行率为零。

联合国官方微博13日称:“和平宫另一‘租客’是1899年建立的常设仲裁法院,不过和联合国没有任何关系。”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