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鹤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电视师傅程老汉,老家福州闽侯,生于武夷山附近的历史重镇建瓯,中国传媒大学1977级学生。

网易考拉推荐
 
 

李洪林走了,朱学东来了 | 程鹤麟  

2016-06-11 15:44: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洪林走了,朱学东来了 | 程鹤麟

主张“读书无禁区”的李洪林走了,主张“不让孩子读四大名著和中国的儿童文学”的朱学东来了。

6月1日,写下了历史性名篇《读书无禁区》的李洪林逝世,享年91岁。

不知为什么这么巧,5天之后,朱学东的《我为什么不让孩子读四大名著和中国的儿童文学》发布于《大家》专栏。

看标题就知道,朱学东老师给孩子划定的读书禁区包括两个项目:

1.“中国经典四大名著”,即《红楼梦》、《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朱老师的文章里没有提到《西游记》,程老汉在这里大胆列出来,是因为按一般理解,四大名著包括了《西游记》。

2.“国产儿童文学”。

在家里禁就禁吧,还要写文章,朱老师这是在给天下的家长传经送宝,要把他给他孩子划定的读书禁区,也推广给其他的孩子家长。朱学东说:这是“一个家长在孩子未成年时应该有的责任

 

李洪林,1956年,在中共中央政治研究室从事理论工作;1977年,历任中国历史博物馆党史研究室主任,中共中央宣传部理论局副局长;1984年,获福建省委书记项南的邀请,远赴福州担任福建省社会科学院院长、院党组书记。

李洪林的《读书无禁区》发表在1979年《读书》杂志创刊号上,其中说:“他们主观上......认为群众都是‘阿斗’,应当由自己这个‘诸葛亮’来替人民做出决定:什么书应该看,什么书不应该看。因为书籍里面,有香花也有毒草,有精华也有糟粕。人民自己随便去看,中了毒怎么办?”

朱学东生于1967年,李洪林发表《读书无禁区》那年他才12岁,也许不知道李洪林的这个历史性名篇。但尽管如此,他还是解释说他的禁止读某些书只针对未成年人而不是成年人,他的做法“并非是成人社会的禁书做法”——显示他知道“成年人社会的禁书”不得人心,于是把李洪林文章里的“群众”替换成了“未成年人”,推送出这样一个结论:对于未成年人来说,读书还是应当有禁区的。

 

37年前李洪林《读书无禁区》发表后,《读书》编辑部接到大量反对的来信,反对的言论大致分为两种:一是担忧没人把关,思想尚未成熟的未成年人将会被垃圾文学污染;二是担忧禁门大开,封资修将从此占领文化舞台。(据《中国新闻》2009年3月5日

上述第一种担忧即为未成年人担忧是历朝历代划设读书禁区的主要理由,这个理由至今仍在主导着部分成年人的思维,比如朱学东老师的思维。

李洪林在《读书无禁区》里提了一个大哉问:“人民有没有读书的自由?”朱学东的回答是:人民有读书的自由,但未成年的人民没有。

 

一般来说,成年人给未成年人划设的读书禁区主要是涉及性、色情、暴力等方面的内容,并且通常更多地关注未成年人涉“性”问题。

当今世界的性真相是:随着人类越来越早熟,性问题的发生日趋低龄化。于是乎,就像核大国联手禁止小国玩核一样,成年人行动起来,誓要禁止少年人涉性。可惜黔驴技穷的成年人社会想得到的唯一办法是把少年人的眼睛蒙上耳朵堵上,让他们“非礼勿视,非礼勿听”,令他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

而读完朱学东6月5日那篇大作的全文,程老汉看到一个比任何人都严厉的朱学东老师,他连四大名著都不让孩子看,朱老师的禁区半径比一般人的半径大了好多啊!

 

通常,从至圣先师文先王孔夫子以降,古今的圣贤都还是保留原著,只把自己憎恶的某些内容删减掉,使得原著在行文路上颠颠簸簸,上气不接下气。《诗经》就是孔丘老师亲自删减过的,删减掉的肯定都是污言秽语啦!

以前,只有研究古代文学的老师才能进馆藏室读足本的《金瓶梅》,还要登记什么的。所以,就有学生给一位大学者写信表示不满,那位大学者,忘了是谁,居然乖乖到馆藏室从足本书里把删掉的文字一字一句抄了一遍,给那学生寄去。

但朱学东老师猛烈得多,直接就是不让接触!连小人书那种都不行吗朱老师?

 

朱学东老师在这篇文章里说,《水浒传》“这书若是不懂事的时候看了,容易学坏,打家劫舍,杀人放火,干的都是血淋林的事,小孩不懂,见样学样,容易走上邪路

但朱老师小时候是读过《水浒传》的,他说:武松、李逵、矮脚虎王英,“这些人,小时候都是我心目中的英雄,但他们算哪路子英雄好汉呢?若不是我后来见多识广了,对世界和英雄的理解发生了变化,这些人恐怕还是我心中的英雄。

你瞧,朱老师小时候读过《水浒传》,并且把书里好些人物都视为英雄,却并没有“学坏”,没有“走上邪路”。

这不挺好的吗?

为什么朱老师自己小时候读过四大名著没有变坏,却担忧自己的孩子若读了四大名著会变坏呢?怎么会对自己的孩子如此没信心呢?不仅如此,还对别人的孩子也没有信心,要那么热心地推广自己的经验,这是为什么呢?

今天朱学东以孩子年幼无知为理由设置读书禁区,明天别人又会以什么为理由设置另一个读书禁区呢?

 

至于为什么不让自己的孩子读“国产的儿童文学”,读了朱老师文章你会知道,朱老师在文中承认,那只是他本人自己的“偏见”,就不说他了。

 

37年前,李洪林《读书无禁区》发表后,在全国知识界激起强烈回响,同时也引来轩然大波。主管机关找《读书》负责人谈话,批评《读书无禁区》的提法不妥。另外还有大量反对声音称其为垃圾文学,是在为封资修“招魂”。有人质问说:读书无禁区,小学生能看《金瓶梅》吗?《读书》杂志为此还组织了公开的讨论,见仁见智,各有千秋。

37年后的今天,在读了朱学东老师的新作之后,我想引用香港散文家董桥的一段文字来作答:“天下很少东西看不得,也很少东西说不得。只要心术坦荡,教养得体,人间百态,正可养性。我儿子六七岁就跟我一起看《花花公子》和《阁楼》,成长得很健康,当了律师。”(董桥:《真难得》)

《花花公子》和《阁楼》都是色情刊物,印刷精美。

 

李洪林走了,朱学东来了。

难道历史一定要这样子循环吗?不寒而栗。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