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鹤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电视师傅程老汉,老家福州闽侯,生于武夷山附近的历史重镇建瓯,中国传媒大学1977级学生。

网易考拉推荐
 
 

请问,“自在菩萨”是哪个菩萨?  

2016-05-03 14:19: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朋友圈里传着一段视频,电影演员黄晓明诵读《心经》。黄晓明演出的电影《大唐玄奘》正在上映,这视频是电影的宣传片。

黄晓明老师一脸肃穆开口了:“观自在菩萨”。

阿弥陀佛,哪来一尊新菩萨?

“观自在”就是“观世音”,黄晓明费了半年劲演了一遍玄奘,难道不知道这一点?难道这是一部游记电影而已?

黄晓明老师知道“观自在”就是“观世音”?

如果他知道,为什么这样断句呢?“观,自在菩萨”?他能这样断句吗——“观世音菩萨”?

再说,如果可以是“观自在菩萨”,为什么不可以是“观自在菩萨”呢?

就好比,突然听到有人这样叫美国现任总统:“奥巴马总统”。

嗷,他这是被咬了吗?

 

网上有宣传报道说:“为了演好这个角色,黄晓明不仅剃了光头,还一路经历着沙漠酷暑、印度的骄阳,忍受雪山拍摄的寒冷,他也随着剧组走完了这段‘九九八十一难’的求法之路。黄晓明直言演玄奘是为了完成母亲的愿望。但真的走进玄奘法师的内心,黄晓明也被那份执着所感动。”

如果黄晓明真的“不仅剃光了头”还“走进玄奘法师的内心”,那就知道并且必须知道,“观自在”就是玄奘译本的“观世音”。

 

《心经》,在玄奘之前二百多年,已有东晋时期龟兹人鸠摩罗什的译本,第一句就是:“观世音菩萨”。(【温馨提示1】“龟兹”读作“丘词”,千万别读成“归姿”哦!)

一般认为,玄奘译本参考了鸠摩罗什译本,像“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这一经典名句,玄奘就照搬了鸠摩罗什原句。

可为什么玄奘要把菩萨名号“观世音”改译为“观自在”呢?因为他认为人家是错的。

玄奘法师在《大唐西域记》中说,“旧译‘光世音’或‘观世音’、‘观世自在’皆是讹谬。”故而,他依据梵文原意,逐字检讨,重定了菩萨名号。真叫做石破天惊!

难道,“走进玄奘法师内心”的黄晓明先生发现,“观自在”旧读也“皆是讹谬”?难道,“走进玄奘法师内心”的黄晓明先生发现玄奘法师的原意是“观,自在”而不是“观自在”?如此,黄晓明这也是石破天惊了!

 

这段视频,第一句断错句,第二句读错字:“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这里,“舍利子”的“舍”读去声shè,而黄晓明老师将它读成上声shě

没错,“舍”是多音字,有两个读音,一个是上声,一个是去声。上声的“舍”是动词,表示“放下”、“舍弃”等意思;去声的“舍”是名词,表示“处所”、“住宅”之类的意思,例如“宿舍”。

《心经》玄奘译本的这个“舍利子”不是指僧人遗体焚化之后的结晶体,而是指释迦牟尼十大弟子之一、号称“智慧第一”的那位大阿罗汉,网上搜索显示,其梵语名是:????????? ?āriputra巴利语名是Sāriputta在鸠摩罗什《心经》译本里,这位大阿罗汉被译作“舍利弗”。

但是,无论是结晶体的“舍利子”还是菩萨“舍利子”或“舍利弗”,其“舍”都读去声而不能读作上声。鸠摩罗什把也好,玄奘也好,他们那时候,“舍弃”的“舍”是带提手旁的“捨”,而那个没有提手旁的“舍”字被用来音译梵文名词应该是译者刻意而为——不会产生歧义,不会变成“舍弃利子”或“舍弃利弗”。

两位佛教经典翻译大师都万万没想到,一千多年之后,“捨shě”与表示“田舍”的“舍shè”被合并成一个字了,害得黄晓明老师无所适从。

 

程老汉拥护简化字,不仅拥护还喜欢。就算在香港,就算是使用键盘输入汉字而不是用手写,程老汉都还是坚持使用简化字。程老汉认为简化字卷面简洁洗练,疏密有致,不像繁体字远看净是墨团。

但程老汉认为,简化字把一些不相干的字加以合并是历史性的错误。比如,松与鬆、后与後、鍾与鐘、于与於、寕与甯......

黄晓明老师这次读错“舍”字,成为这个历史性错误的最新受害者。

但是,这个责任不能推给历史,黄晓明老师得自己负责,因为黄晓明老师学过查字典。

“舍利子”的读音是有规范的,词典上明确规定读作“舍shè利子”,所以我们就只能读成“社shè利子”。黄晓明可能忽略了这是个多音字,想都没想就读了上声,毕竟“宿舍”之类读去声的“舍”字,平时较少露面,人们常用的是动词那个读上声的“舍”。

若是这样,程老汉就真的非常非常替黄晓明老师感到非常非常遗憾了。

 

但是但是,“即”字不是多音字,在任何一本汉语字典词典中都只有一个读音,阳平的,程老汉想破头也想不出黄晓明为什么把它读成去声?难道“即”长得像“既”?

 

程老汉承认,自己是个左脑阅读区过度活跃的人,对字词有着丧心病狂的敏感。甭管你是谁,只要读错字,程老汉绝不轻饶。

前些天看到吉林市的公众号“我们遇见吉林市”,底栏有一幅书法作品写着“吉祥天佑,林碧水秀”,书法家把上士下口的“吉”字写成上土下口,害程老汉急得不要不要的。明明是“士口为吉”啊,《说文解字》说,吉,“善也。从士口。”书法家而不研究字,变成画字,真是可悲!更不幸的是,“我们遇见吉林市”是吉林市的官方微信公号,“吉祥天佑,林碧水秀”是吉林市的城市形象口号,他们怎么就这么粗枝大叶呢?这还城市形象啊?

痛心!

 

程老汉这么计较字词,并不是出于“捍卫汉语”这么崇高的目的,仅仅是出于“准确传播”的目的,仅仅是出于对自己的受众负责的原因。

程老汉是媒体人,媒体人的意思就是靠传播资讯为生的人,而受众便是媒体人的消费者,便是媒体人的衣食父母。程老汉认为,他们有权利获得准确的资讯,我有责任给他们准确的资讯。所有使用汉语进行工作的人,都应该准确使用汉语汉字,而媒体人、艺人、书法家......这些靠汉语汉字吃饭的人,都有责任确保自己在使用汉语汉字时比别人准确,最好做到无误,这不仅是生产者要对消费者负责的问题,还因为我们是在对我们的受众做示范,我们做了不良示范就会谬种流传。

但遗憾的是,越来越多的媒体人、艺人变得越来越不规范。比如,“办公室shì”读成“办公屎”,“因为wèi”读成“因违”,“潜qián力”读成“浅力”,“处chǔ女”读成“畜女”......还有很多很多。

细思极恐。

走笔至此,程老汉突然想到黄晓明读错“舍利子”的一个原因了:没准他所接触到的每一位佛教界人士刚好都将“舍”字读成上声了?

若如此算黄晓明不幸,但还是不能成为黄晓明老师可以豁免程老汉讨伐的理由。

因为,跟广播电视播音员一样,电影演员的语言被受众奉为汉语读音的标准,跟众生对佛教界人士的要求不同;观众会要求电影里的假和尚讲标准的普通话,而众生不会要求寺庙里的真和尚都讲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台湾星云大师说话带有很重的扬州口音,许多人听起来很费劲,但这一点都不妨碍他成为一代大德高僧,而电影演员这样讲话就没法混了,电影演员必须讲标准的普通话。“标准”的意思不言自明。

 

一千个人的眼里就有一千个哈姆莱特,所以一个玄奘可以有各种演法,但无论怎么演,都不能断错句读错字,这是硬指标。

你要敢说你没读错,敢说你那样读也没什么不可以,你得把《新华字典》和《现代汉语词典》改了。

程老汉没看过这部电影,只是看了这段宣传视频。但愿黄晓明真的像制片方宣传的那样,演玄奘演得很好,得到专家、佛教界人士认可。

但是但是,佛教界真的对黄晓明老师把“观自在菩萨”变成“观,自在菩萨”没意见吗?

电影是个集体合作的产物,黄晓明老师的错误能够在《大唐玄奘》这个团队里闯过编剧、导演、其他演员等所有人的关,堂而皇之满世界刷屏,程老汉对此只有喟叹。(【温馨提示2】“喟叹”,读如“溃叹”,不可读成“胃叹”。)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