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鹤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电视师傅程老汉,老家福州闽侯,生于武夷山附近的历史重镇建瓯,中国传媒大学1977级学生。

网易考拉推荐
 
 

安倍晋三连日本战后在华遗孤的豆腐都敢吃  

2015-08-15 16:40: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安倍晋三8.14谈话至少有两个中文版本:日本驻华大使馆版本,中国好事者版本。

日本驻华大使馆版本是日本官方版本,台湾媒体上的繁体字版本依此版本转换。

中国好事者版本属于中国大陆民间版本,流传于中国微信微博等社交媒体。

程老汉不大理解这位中国好事者为什么要自行翻译日本首相的重要谈话,嫌日本官方版本的中文差?

安倍晋三连日本战后在华遗孤的豆腐都敢吃 - 程鹤麟 - 程鹤麟的博客

 日本官方版本将日本战后遗留在中国的日本儿童译作“被残留的”。这是有本的。日本官方1993年起,把战后遗留在中国的儿童称为:“中国归国者”、“残留日本人”、“中国残留日本人”。但这其实不是中文,而是汉字书写的日文。

汉语里,“残留”确有“遗留”之意,但是在语感上不舒服。日本人或许没这感觉,但中国人感受得到“残留”与“遗留”之间的微妙区别。

安倍谈话的日本官方中译本当中,此类语法修辞上的不完美颇多。我猜这是这位中国好事者自己另起炉灶的原因。

但是,中国的这位好事者,这位完美主义者,知道语法修辞却不知道历史事实,所以他将“被残留”改译作“滞留”,通顺得多,舒服得多,但仍不到位。

“滞留”有自主停留的意思,但那些日本儿童,不是自主停留在中国,而是被他们的父母遗弃在中国,有的是父母已亡故。

到位的中文译法早已有之:“日本遗孤”、“遗华日侨”。

 

安倍晋三在8.14谈话中谈到战后在华遗孤的问题,说他们返回日本后成为“重建日本的原动力”,好像日本政府非常欢迎遗孤回国似的。其实满不是那么回事。

程老汉的大学母校中国传媒大学就有一位日本遗孤,他重返日本之后跟其他返国的遗孤一样,饱受歧视,他们的重返经历确凿无误地证明,安倍晋三在撒谎。

日本战后在华遗孤的豆腐都敢吃,安倍晋三还有节操吗?从这一点看,就知道他的8.14谈话毫无诚意。

 

请看《光明日报》的一篇报道——

......

 

      无尽的感恩

  1947年初,一位日本父亲牵着儿子和女儿,背着刚满周岁的幼子焦急地徘徊在大连街头。由于极度缺乏营养,这名嗷嗷待哺的小男孩儿已经饿得奄奄一息。眼见绝无可能将幼子活着带回日本,这位父亲需要尽快找到一户好心的中国人家来收养这个孩子。终于,经一位路遇的中国人热心介绍,这个孩子来到了闫子余夫妇家中。从此,这个被取名为“闫庆文”的孩子再也没有见到过任何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日本亲人。

  初到养父母家的闫庆文身体十分虚弱,为了给他补充营养,养父母想尽了一切办法。在当时大米供应极为紧张的情况下,养父母用省吃俭用攒下的微薄家底,花高价买来一点儿大米,每天用小碗蒸给闫庆文吃,而自己却一粒也舍不得入口。

  

  1965年,闫庆文以优异成绩考入北京广播学院外语系(程按:闫庆文在广播学院学习印地语)。在求学的5年间,养父母每个月都会从全家仅有的60元工资中挤出20元寄给闫庆文,以保障他在同学中维持中等的生活水平,从而能够安心地将全部精力集中于学业上。

安倍晋三连日本战后在华遗孤的豆腐都敢吃 - 程鹤麟 - 程鹤麟的博客

 (闫庆文)

    不屈的抗争

  1997年春节前夕,闫庆文带着夫人和两个孩子一同回到日本。由于全然不知自己日本亲人的任何信息,闫庆文只好起了个日本名字“宫崎庆文”。然而,返回祖国怀抱的宫崎庆文却发现自己和其他归国的日本侵华战争遗孤一样,成了人身自由受到限制、经济生活无法自主的“二等公民”。

  原来,当时的日本政府不但不对归国遗孤予以同情和补偿,反而不顾实际情况,对他们直接套用“生活保护制度”。该政策原本是针对生活穷困的日本国民而采取的一种类似于“最低生活保障”的制度,但如果机械地生搬硬套到归国的日本侵华战争遗孤身上,却存在着明显的制度缺陷和歧视倾向。

  例如,根据该政策规定,接受“生活保护制度”的人员在出国时将受到限制,这显然在很大程度上剥夺了归国遗孤探望中国亲人的权利。此外,在经济生活方面,该制度对接受者的存款限额、汇款转账金额和手续等都有着极为苛刻的规定。对于从小生长于中国的日本侵华战争遗孤而言,当他们回到祖国之时,都已是五六十岁的老人,不仅很难学会日语,也几乎不可能再找到合适的工作。因此,这些老人既无法融入日本社会,也无法实现经济独立,满怀委屈。

  面对这一赤裸裸的惰政和歧视,宫崎庆文等一批归国日本侵华战争遗孤为争取自身的权益进行了长期不懈的抗争。

  从2001年开始,以关东地区为首,日本全国15个地区的2200余名归国日本侵华战争遗孤分别组成“国家赔偿诉讼原告团”,向日本政府发起了集体诉讼。然而,集体诉讼的结果却令人失望,仅在神户地区被裁决为胜诉,其余全部被判败诉。但宫崎庆文等人并未放弃,他们不顾年高体弱,顶着严寒酷暑在街头向日本普通民众讲述日本侵华战争遗孤的遭遇,征集到超过100万个请愿签名,在日本全社会引发了强烈的反响和共鸣。经过长达6年多的不懈抗争,日本政府终于针对归国日本侵华战争遗孤制定了新的援助方案,并于2008年4月开始正式实施。

  在此基础上,归国的日本侵华战争遗孤又成立了NPO法人“中国归国者·日中友好之会”,致力于为归国遗孤及其家人子孙争取更多的权益,同时也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来为中日两国的世代友好发挥独特的积极作用。“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还有很多,我们的抗争和奋斗也还将继续。”目前在“中国归国者·日中友好之会”担任副理事长的宫崎庆文说道。  

  (《光明日报》2015年8月10日 记者 谢宗睿,原标题:《日本侵华战争遗孤:我是流着日本血液的中国人)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