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鹤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电视师傅程老汉,老家福州闽侯,生于武夷山附近的历史重镇建瓯,中国传媒大学1977级学生。

网易考拉推荐
 
 

少拿钱穆说事  

2015-12-13 11:34: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香港中文大学发生了一件事。

话说12月3日的时候,中文大学校长沈祖尧在他的“校长网志”上贴出文章《尊严和尊重》,引起该校新亚书院学生会一些同学不满,就以“新亚学生会”的名义给沈校长发出公开信。

公开信一来就要求沈校长改变立场:

“首先,请恕我们冒昧,只是我们实在希望校长更正在网志文章《尊严和尊重》的一点说法。上月十七日,中大秘密群组、中大学生会与本会于新亚圆型广场举办了‘世界杯外围赛香港对中国’的户外直播。沈校长指出,同学在观看球赛的过程中,‘对国歌有不尊重的表现’,并‘感到非常痛心’。”

你可以不同意沈校长的观点,你也可以质疑沈校长的观点,你还可以跟沈校长商榷、辩论,但你凭什么要求沈校长按你的观点“更正”他的观点呢?

公开信引用沈祖尧网志中的一段话:“此事让我想起九十二岁高龄的钱穆先生在其寓所素书楼讲最后一课时,给学生留下的最后赠言:‘你是中国人,不要忘记了中国!’”

公开信说,沈校长这段话令他们感到“最大惑不解”。“大惑不解”就是“不解”的最高级,不知为什么作者还要加个“最”字。难道还有“比较大惑不解”?难道还有“稍微大惑不解”?

为什么他们会感到“最大惑不解”呢?因为,“民国三十八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领袖毛泽东在《丢掉幻想准备斗争》一文中,点名批斗钱穆先生为被‘帝国主义及其走狗中国的反动政府’控制的‘新式大小知识分子’之一。可见,钱穆先生是遭中共赶走的。”

公开信的重点来了:“敢问校长,钱穆先生所指的‘中国’是哪一个‘中国’?”

 

“遭中共赶走的”还有整个蒋家王朝呢,蒋氏父子嘴里的中国“是哪一个‘中国’”呢?

政权如流水而父母之邦永恒。

钱穆92岁是198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成立37年,他在那样一个时候在远离大陆的台湾岛上说“你是中国人,不要忘记了中国!”他讲的“中国”会是“哪一个‘中国’”呢?

1963年港府将崇基、联合、新亚三所书院合并为大学,钱穆提议将大学命名为中文大学,并坚持第一任校长要由中国人担任,这又是为了什么?钱穆当时表示,现在香港是英国人的殖民地,这么靠近中国,中国又分裂成大陆和台湾,作为中国人,我们怎么能不站在中国人的立场?这个“中国”又会是“哪一个‘中国’”?

钱穆逝世后,他的遗孀胡美琦按他的遗愿将他归葬太湖西山湖滨又是为的那般?这里要说一句:太湖西山位于中国江苏。怕你们不懂。

回到事实上来,钱穆跟蒋家王朝不一样,他不是“遭中共赶走的”,他是被毛泽东点名之后,感到“大惑不解”(注意:前面没有“最”)、愤怒、害怕而走的。

毛泽东文章中点了三个人的名:胡适、傅斯年、钱穆。胡适早在《丢掉幻想,准备斗争》发表之前4个月就去了美国,傅斯年更早,毛文发表前8个月即1949年1月就去了台湾。

凤凰卫视中文台有个《我的中国心》栏目,2010年11月有一期讲的是钱穆,其中说到:“对于毛泽东将自己与胡适和傅斯年在政治上归于另册,钱穆因为不解而无法释怀。1950年秋,在给学生的一封信里,钱穆这样写到,余自抗战胜利后,足迹不履京沪平津,不在公立学校教书,单枪匹马,一介书生,怎么找到了我的头上。”

毛泽东所领导的中共,既搞斗争,也搞统战。虽然毛泽东1949年8月写文章点名批判钱穆,但几年之后,中国政府曾委托身在北京的钱穆侄子钱伟长给钱穆写信,劝他回大陆。钱穆没有同意回大陆的原因是他觉得自己做不到中共所要求的“改造思想”。在给他身在上海的老师吕思勉的信中,钱穆提到这件事:学生对中国文化薄有所窥,但不愿违背自己的主张,愿效法明末朱舜水流寓日本传播中国文化,也很希望在南国传播中国文化之一脉。他这里所说的“中国”又是哪个中国呢?

 

钱穆尝述士之道:“中国文化有与并世其他民族其他社会绝对相异之一点,即为中国社会有士之一流品,……然中国社会之所谓士,确然有其在社会上特殊地位,在文化传统上有特殊意义与特殊价值……孔子曰:‘士志于道’,孟子曰:‘士尚志’,即尚其所志之道。其道始则修于身,继则齐其家。推而广之,扩而大之,则有家族,有家乡。更推而广之,更扩而大之,则有治国之道。又更推扩,超国家而上,则有平天下之道。”

屈原是士,他死活瞧不上楚怀王那一套,但他死活都要爱楚国:“……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士是封建中国独特阶级,他们可以跟统治国家的王非常亲近,也可以非常疏远,但这都改变不了他对国家的感情,虽九死犹未悔。

钱穆可算是中国历史上最后的士。

士,你们懂不?

 

新亚学生会写给沈校长的这封公开信,下款日期是“民国一零四年十二月四日”。如果这是恶作剧,程老汉要说,挺“一中各表”的,呵呵。如果你们以为这样就可以把个民国怎么样了,那程老汉就要说,没用,一点用没有,撕丢皮的!

写这封公开信的新亚书院同学一定是2013年以后才入学的,他们不知道早在2012104日,沈祖尧校长就曾在他的“校长网志”上发表过这些同学若读到的话肯定更会大动肝火的文章,光题目就会叫这些同学抓狂:《我的中国心》。

沈校长在那篇文章中简略地写了他1959年在香港出生一直到2012年,跟自己国家难以割舍的关联,其中有1988年,奥运会在汉城举行。当我在看乒乓球的总决赛:中国对南韩,我为中国队喝彩欢呼,当中国队勇夺金牌,我差点儿下泪。2008年北京奥运,中国运动员邹市明成为了首位在男子轻蝇量级拳赛中赢得金牌的健儿。在赛后,他围上中国国旗并说:我们不再是东亚病夫了。我的泪水夺眶而出。我为自己是中国人感到自豪。

沈校长说:“若我们不是中国人,我们又是甚么人呢?在我们的基因内,每一样东西都是与中国血脉相连的—我们的眼睛、我们的头发、我们的生活模式、我们对食物的偏好、对音乐、对文化的情怀……我不能,也不会,否认我是中国人。”

 

香港《头条日报》网站有署名“KC”的一篇blog说:“中大新亚书院由国学大师钱穆创立,新亚人一直以传承中国文化自诩。但现在的新亚学生会竟连中国人身份都不敢认,连代表国人反抗日本侵略的中国国歌都要嘘,胡乱引用故意扭曲钱穆先生的国家民族观,这不单是对新亚精神的亵渎,更是对中国历史的无知,他们就是一群被洗脑的自大可怜虫,眼中没有家国,只有自己自己自己!难道钱穆在世,他会赞成嘘国歌行港独吗?

 

前些年香港出了一本书叫《来生不做中国人》。

来生不做中国人,意思说此生不幸是个中国人;作者又列举中国人各种陋习,说明做中国人是罪过,给世界带来各种祸害,意思是作者已做了半辈子罪人。

作者好生纠结啊,啧啧啧。

不过,没有来生啊亲!就算有来生,那也不是你可以做主决定自己做不做中国人,得看是哪个男人跟哪个女人做的你,得看这个男人跟这个女人在哪国做的你,半点由不得你啊。这是常识好不好?

 

最后要给香港中文大学的这些同学简单说一个中文知识:本文标题里的“少”字不表示数量多寡,而是表示否定,“少拿”不是“少一点拿”而是“别拿”。多写这一句,怕你们不懂。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